公司因女员工“未按照暂不结婚承诺”将其解聘
日期:2019-03-08

上海市二中院的承办法官与该科技公司取得联系,进行了法律释明。审讯长乔蓓华表现,只管劳动合同法规定在建立劳动关联的过程中劳动者有如实告知的义务,但应限于与劳动合同履行直接相关的基本情况,该告知的内容包括本人的常识技能、学历、工作经历等,婚恋、生育状况属于个人隐衷,并不属于劳动者必需告知的内容,除非该岗位性质特别,对未婚育女性有特殊影响。该公司的上述理由显然是违背相干法律划定的,其对孕期女职工随意解除劳动合同的行动更是不可取的。

此后,吴女士表示确诊怀孕后自己曾感冒,加上来回奔忙孩子情况不牢固,医院告知其需要休养一个月。但公司恳求其供应此前未上班属于病假的相关证明。5月5日,吴女士请假去产检。5月8日,吴女士收到了公司书面的解除劳动合同告诉。

新华网上海3月8日电(记者黄安琪)婚假还没休完,竟收到公司的解聘告诉,吴女士为讨说法将公司告上了法庭,一审法院支持了吴女士的抵偿请求。公司不服提起了上诉,称吴女士未按照暂不结婚承诺。上海市第二中级公民法院认为,除特殊行业,个人婚育情形属个人隐衷不在必须告知的范畴。

吴女士认为,公司侵犯了她的合法权力,故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公司支付4月1日至4月30日期间工资6144元及守法解除赔偿金35000元。

一审法院裁决,该科技公司支付遵法解除吴女士劳动合同的抵偿金7000元,工资差额1691.95元。

2017年10月16日,吴女士进入上海某科技有限公司从事文案工作。吴女士称, 2018年4月12日至4月22日,她请了十天婚假。4月17日,她便收到了共事发来的微信,称公司以旷工为由要跟她解除劳动关系。4月21日,吴女士经病院诊断发现怀孕。4月底,吴女士向劳动纠纷调解局部申请调停,并将怀孕一事告诉了公司。经调处,双方于5月4日达成一致,吴女士连续上班。

该科技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上海市二中院提起了上诉。该公司提出,在应聘阶段公司即发明吴女士的年事处于婚嫁阶段,为了躲避“危险”本不打算录用。但吴女士保障“连男友人都不,多少年内不会谈婚论嫁”,公司才留用。然而工作才不到半年,吴女士就结婚怀孕了,该公司以为吴女士的举动违反了诚信准则。

在详细的释法之后,该科技公司表示愿意服从一审裁决,撤回了其上诉请求。